素店:妮素集团称与其无关月收益在50万以上的头号玩家赚了谁的钱._每日最新评论

  据其团队“盛世财团”制作的素店“玩主攻略”显示,加入素店后,会员将会被分为四个级别,分别是玩主、金牌玩主、钻石玩主、头号玩家。其中,最高级别的头号玩家月收入可达50万元以上。

  (图片来源网络)

素店:妮素集团称与其无关月收益在50万以上的头号玩家赚了谁的钱

  如此看来,素店借妮素集团之名为其背书,继而进行推广宣传的行为,显然已经属于虚假宣传的范畴。

  权益四,团队消费圈非钻石玩主市场奖励:可申请(线下沙龙活动补贴20块);

  钻石玩主会享受到以下五项权益:

  目前,素店的推广人员在对外推广的过程中,除了会提及素丽公司本身外,还常常会介绍浙江妮素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并声称“浙江素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这家公司的子公司,素店也是妮素集团旗下的社交电商平台”,事实真的是这么一回事吗?

素店:妮素集团称与其无关月收益在50万以上的头号玩家赚了谁的钱

 反传销投诉中心发布:如今传统电商的流量购买机制,使得流量越来越贵。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于是乎,在最近几年,基于微信等社交平台而衍生出来的微商品牌,开始此起彼伏地露头。又经过一段时间的演化后,众多依赖社群营销的社交电商、会员制电商等平台如今已经进化出来了。

  最终,这些调查结果显示,素丽公司和妮素集团在工商信息方面并无任何直接联系,且妮素官网也从未提及过素店二字。还有资料介绍,妮素国际是天猫、京东、唯品会、小红书、网易严选、万宁、莎莎、屈臣氏,以及云集、环球捕手、蜜芽等众多平台的供货商。

  此外,在近日,还有一份《2019年11月份前的传销资金盘名单》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其中,素店榜上有名,被标注为“远离”。

素店:妮素集团称与其无关月收益在50万以上的头号玩家赚了谁的钱

素店:妮素集团称与其无关月收益在50万以上的头号玩家赚了谁的钱

  素店背景,妮素集团

素店:妮素集团称与其无关月收益在50万以上的头号玩家赚了谁的钱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素店上的所有商品的下面,都没有用户评价的功能。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丁顺旗下的这些企业现状如何。经查,丁顺投资的湖州正方食品有限公司现已处于吊销的经营状态;由丁顺担任董事的湖州时代蔬果发展有限公司同样也已是“吊销未注销”的经营状态;丁顺名下的深圳妮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2019年6月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南山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丁顺投资的宁波发达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也曾连续两年被宁波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保税区(出口加工区)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现仍未被移除。

  再上一级是钻石玩主(月收益8万到10万元左右),金牌玩主累计直接推荐20位玩主,或直接推荐加团队累计达1000位玩主,或直接培养3位金牌玩主,即可升级为钻石玩主。

素店:妮素集团称与其无关月收益在50万以上的头号玩家赚了谁的钱

  阳奉阴违,真相几何

  具体的KPI计算公式为“(团队总销售业绩÷1000)×合格线×每分分值=KPI总收益”。这里的“合格线”是指每条线新增60单,这样就算一条合格线,合格线越多收入越多,钻石将享受保底一条合格线;该公式涉及到的另外一个名词——“每分分值”则等于(礼包区10%利润+大众消费区10%利润)÷所有钻石总分数。

  在此背景下,以“选购398元礼包,即可成为素店玩主,无需囤货、打包、发货,一站式管家服务”为卖点的素店,也于近期走进了大众的视野。独创KPI计酬模式的素店是如何运作的?成为“玩主”后,直推一人就能拿到100元的红包奖,这是真的吗?对于素店推广人员在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宣传,妮素集团的态度如何?

  而在素店的“发现”板块当中,我们还发现“推荐”一栏下的几乎所有用户分享的内容,都来自一个昵称为“y。”的用户,在“素说”一栏下,给大家分享产品的也同样是这一个用户。

  经查,浙江妮素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11月20日,法定代表人丁顺,股东有丁顺、陈亮、钱华、牛文怡、湖州惠妮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湖州惠优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据其官网介绍,这是一家专注跨境品牌运营、一站式电子商务服务、供应链运营服务的综合型服务商。

素店:妮素集团称与其无关月收益在50万以上的头号玩家赚了谁的钱

  综上所述,以社交电商为卖点的素店,其用户在社交一方面的活跃度,可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而且连素店APP上的客服都不清楚该怎么在“发现”这个板块中分享商品。

  据《2018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发展报告》统计,2018年社交电商从业人员规模为3032万人,增长率为50.22%。种种数据表明,社交电商行业正方兴未艾,当然,社交电商也分很多种,比如拼多多就是以团购引流降低价格满足消费者需求,而素店这类运营模式依然是分销。眼下,在行业迅猛发展的同时,野蛮打法显然已不再可行,部分参与企业仍然存在亟待解决的问题,对此,早有业内人士发表观点称,“随着线上获客成本不断增加,不少平台将社交化推广作为收割流量的法宝,这种通过会员不断发展下线来引流的机制,本身与传销有一定的相似之处。”